电竞下注平台-电竞网站-电竞盘口网站

西甲升班马巡礼之阿拉维斯:巴斯克足球的第三

文章出处:未知 浏览次数:发表时间:2020-03-17

  事实上,当马德里竞技在新赛季首轮主场与阿拉维斯战平时,恐怕大多数球迷都会深感意外。毕竟,坐镇卡尔德隆球场的马德里竞技近年来已经稳居西超行列,三年两度杀进欧冠决赛的战绩让他们早已成为整个欧洲最让对手胆寒的球队。

  而阿拉维斯呢,相信很多年轻的球迷在这场比赛之前甚至都没听说过这样一支球队的存在。毕竟,阿拉维斯上一次出现在世界足坛的视野,还要追溯到十余年前的世纪之交。因此,即使马努-加西亚的连贯的停球转身有多优雅,摆脱两名防守球员后原地摆腿抽射直窜球门有多潇洒,这样的进球,还是不能让马竞将士心服口服。从赛后马竞将士沮丧的表情中,我们很轻易就能读懂,这场比赛收获一分,对于他们来说,更像是丢了两分。

  只是,在半个月之后,在看完巴塞罗那主场对阵阿拉维斯的比赛之后,马竞将士开始为自己首轮比赛的遭遇感到庆幸。因为,阿拉维斯,这支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球队,竟然在诺坎普击败了巴塞罗那。要知道,这样的成就,放眼整个欧洲,都没有哪只球队敢轻言必胜。和首轮挑战马竞一样,阿拉维斯这场比赛依然是被对手压着打,依然是连一个角球都没有获得。但不同的是,阿拉维斯在对阵巴萨的比赛中打得更加自如、更加放松。并且,他们没有因比分被扳平而泄气,反而再接再厉再度超出比分,并将胜利保持到比赛结束,留给全世界球迷一个难以置信的事实。

  联赛至今,阿拉维斯在每场比赛中顽强而有秩序的防守让人眼前一亮,正是基于稳定的防守能力,他们在新赛季初才得以从马竞和巴萨两大豪门的主场全身而退,这不得不让人对这支阔别顶级联赛已达十年之久的球队心生好奇。

  阿拉维斯所在的城市维多利亚也属于巴斯克地区。巴斯克地区并不是全部属于西班牙的国土,什么样的城市孕育什么样的球队,理解阿拉维斯队的精神内核,有必要从这支球队所在的巴斯克地区讲起。

  (图)巴斯克地区,包括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自治区、诺瓦拉自治区,以及法国境内的北部巴斯克地区

  据有史可靠的资料,巴斯克地区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就被认为是具有独特文化的地区之一,这种独特文化表现在这地区的人们使用着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字,并且有自己的风俗和信仰,这些特质使得外界将他们称为巴斯克人。到了近代,人们已经知道巴斯克人是欧洲最迟被同化的族群,这种相对独立且保守的文化遗留,即归因于巴斯克人强大的向心力,也得益于整个巴斯克地区因高山和丛林的环绕而成为相对闭塞的地区。

  历史上,比利牛斯山区的巴斯克人从不甘于外族统治,先后发动过对西哥特人、罗马人和摩尔人的入侵,是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上最后被征服的民族,但即使到了现代,巴斯克地区依然保留着自己的文化特质,比如时至今日,巴斯克语,这种整个西欧中仅有的非印欧语系的语言,依然是巴斯克人日常交流所使用的主要语言。

  现在,巴斯克地区包括三大部分,分别是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自治区和纳瓦拉自治区,以及法国境内的北部巴斯克地区(由三个省份组成:巴斯-纳瓦拉、拉布赫、苏勒)。其中,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区由吉普斯夸省、比斯开省和阿拉瓦省组成,首府在阿拉瓦省的维多利亚城。而另一个巴斯克人主要聚居地纳瓦拉自治区却并未与巴斯克自治区融合。

  纳瓦拉自治区在历史上曾是独立的纳瓦拉王国,这个王朝成立于905年,直到十六世纪,纳瓦拉国出现,一部分被西班牙于1512年兼并,即如今的西班牙纳瓦拉自治区;另一部分继续保持独立,直到1589年因纳瓦拉国王亨利继承了法国王位而并入法国,即如今的法国巴斯-纳瓦拉省。因此,西班牙境内的巴斯克自治区和纳瓦拉自治区虽然人口都是以巴斯克人为主,语音和风俗也有共同之处,但两个自治区在政治立场和理念方面却时常大相径庭。比如,在西班牙内战期间,现纳瓦拉自治区所在地区的执政党加入了弗朗哥阵营,而现巴斯克自治区所在地区则倾向于共和政府。

  因为这些历史和现实的原因,在西班牙内战结束后,巴斯克地区力主与纳瓦拉结盟,但纳瓦拉最终还是成立了自己的自治区。顺便提一下,西班牙如今的政区分化始于内战结束后的宪法拟定时,全国分为17个自治区,以及两个特别市。

  阿拉维斯所在的城市维多利亚,位于巴斯克自治区的阿拉瓦省。这个地区除了阿拉瓦省,还有吉普斯夸省、比斯开省。其中,吉普斯夸省的省会在圣塞巴斯蒂安,比斯开省的省会在毕尔巴鄂。相信熟悉西甲的球迷已经看得出来,这两个省会城市各有一支西班牙的传统强队皇家社会和毕尔巴鄂。事实上,在阿拉维斯历史上并不显赫的情况下,巴斯克地区的足球荣耀曾长期在皇家社会和毕尔巴鄂之间角逐。在我们谈起巴斯克自治区的足球现状之前,我们再来了解一下这个地区的经济现状和文化底蕴。

  据巴斯克政府经济发展部的官网介绍,巴斯克是一个非凡的国度,依据世界经合组织在医疗、教育、就业、收入、安全、环境、市民参与、服务和住房保障等多方面指标衡量的报告,巴斯克是西班牙生活质量最高的地区。在安全方面,巴斯克是欧洲最安全的地区之一,每1000居民中犯罪率是39人,而西班牙这个数字是45人,欧盟27国平均是56人。

  巴斯克自治区的最大城市毕尔巴鄂,原先是西班牙的工业中心,以钢铁工业为主要产业。但在上个世纪八十年始,毕尔巴鄂竭力转变城市面貌,包括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兴建都是在转变城市职能的大背景下完成。时至如今,毕尔巴鄂已经发展成一个极具现代感的时尚之都,古根海姆博物馆自从1997年开放以来,每年都吸引了成千上万游客前来参观。

  阿拉维斯所在的城市维多利亚则是巴斯克自治区的第二大城市。这里最早是西哥特人征服巴斯克人后,为庆祝胜利而兴建起来的城市。在维多利亚城的旧城区保留有许多古迹,2012年,这座城市被授予欧洲绿色之都,是欧洲最受欢迎的宜居城市之一。

  无疑,毕尔巴鄂竞技是这一地区的足球象征,作为西甲元老球队之一,毕尔巴鄂竞技在西班牙足球的夺冠次数仅次于皇马和巴萨。更让人惊叹的是,时至今日,毕尔巴鄂竞技依然坚守着传统的建队理念:队员必须有巴斯克人血统。坚持民族纯粹的传统建队理念在西班牙乃至欧洲范围,曾经被许多球队所信奉,比如西班牙国内的西班牙人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班牙人队坚持只招纳西班牙籍的球员为球队效力,让他们在与巴塞罗那的同城较量中拥有不少支持者。但是近年来,西班牙人队也已经放开了吸纳队员的籍贯。

  事实上,与毕尔巴鄂竞技队同处于巴斯克自治区的皇家社会队,曾经也是这一理念的追随者。但皇家社会队如同他们所在的城市圣塞巴斯蒂安一样,比之毕尔巴鄂要来得更加灵活、新潮,他们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招收外籍球员为球队效力。而毕尔巴鄂,这座以重工业起家的城市,时至如今依然保留着工业时代的严谨和刻板。他们的球队毕尔巴鄂竞技,尽管后来在巴斯克自治区人才有限的情况下,不得不将选拔球员的范围扩展到整个巴斯克地区,并在随后进一步放宽到只要有巴斯克血统即可,但放眼欧洲,他们依然是最坚守民族纯粹的球队。

  因此,尽管皇家社会也曾在1980年前后称霸西班牙足坛,但毕尔巴鄂竞技队对于整个巴斯克自治区来说意义更加重大,对于生活在这里的巴斯克人而言,毕尔巴鄂竞技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这个地区的代表队。

  随着阿拉维斯重返西甲,目前巴斯克自治区已经有四支西甲参赛队,分别是毕尔巴鄂市的毕尔巴鄂竞技、圣塞巴斯蒂安市的皇家社会、维多利亚市的阿拉维斯,以及埃瓦尔镇的埃瓦尔。

  阿拉维斯的前身创建于1920年,1921年球队正式改名为阿拉维斯。在漫长的历史中,这支球队几乎在西班牙足坛隐形,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们才在西甲联赛中站稳脚跟。2000-01赛季,他们以西甲第6名的成绩参加欧联杯,最终在决赛中不敌利物浦屈居亚军。值得一提的是,那场比赛对于参赛双方而言都是球队历史发展阶段的转折点。利物浦随后再接再厉,在2004-05赛季的欧冠决赛再次上演奇迹,夺得欧洲冠军杯。而阿拉维斯则在此后盛极而衰,在西甲、西乙中摇摆几年后,降至了西乙B。

  在新世纪初的那届欧联杯上,阿拉维斯的表现着实让人吃惊,他们淘汰了当年重金引援的国际米兰,在半决赛更是将凯泽斯劳滕打成9-2的两回合大比分。到了决赛,阿拉维斯在常规时间里与利物浦战成4-4,直到加时阶段,利物浦才凭借着阿拉维斯的乌龙金球捧走了冠军奖杯。

  功亏一篑的阿拉维斯在随后的赛季里一蹶不振,最终在2002-03赛季降入乙级。但降入乙级的阿拉维斯很快就振作起来,仅过了一个赛季就重回西甲。只是回到西甲的阿拉维斯再度陷入混乱,俱乐部糟糕的财政状况使得阿拉维斯不得不通过大量出售主力球员维持,仅过了两个赛季,阿拉维斯再次从西甲降级。

  从2006-07赛季起,阿拉维斯开始在西乙中消沉。恶劣的财政状况,以及随之到来的主力球员流失,使得他们不得不通过大量吸收预备队年轻球员来征战西乙。这样的结局显而易见,2008-09赛季,在西乙挣扎了三个赛季的阿拉维斯最终降入半职业的西班牙第联赛。

  从2009年到2013年,阿拉维斯在西乙B联赛中奋斗了4个赛季。球队在刚刚降入西乙B时面临了更严峻的挑战,他们的俱乐部老板因为财务事件一度导致球队面临破产清算的危险。好在很快球队收到了新财团的投资,稳住了军心的阿拉维斯最终在2012-13赛季成功返回职业联赛。他们在升级附加赛中战胜了皇家哈恩,回到了西班牙乙级联赛。

  2013-14赛季,阿拉维斯在西乙联赛中艰难起步,整个赛季他们都在为保级而战。直到最后一轮,他们在升降级附加赛中遭遇了老对手皇家哈恩。这一次,阿拉维斯再次笑到了最后,他们再次战胜皇家哈恩,留在了西乙联赛。这个赛季,阿拉维斯终于摆脱了困恼多年的财政危机,俱乐部有比以往更多的资金用于寻找更出色的球员。

  2014-15赛季,阿拉维斯获得了西乙第13名。2015年夏天,阿拉维斯大肆招兵买马,先后引进前皇马门将帕切科、前皇家社会后卫埃斯特拉达等西甲老司机,从赛季开始,阿拉维斯就表现出强势的姿态,积分始终位于联赛前茅。从联赛第16轮开始,阿拉维斯就从没掉出联赛前两名。最终,阿拉维斯在联赛倒数第二轮提前夺冠,这是阿拉维斯历史上第四次获得西乙冠军。

  阿拉维斯的主场是维多利亚市内的门迪索洛萨球场,这座能够容纳19500人左右的球场已经有九十多年的历史。与毕尔巴鄂竞技队的无谓与热血、皇家社会队的取巧与灵活相比,阿拉维斯队则代表着巴斯克足球的第三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归集为坚韧与顽强。只有坚韧,才能在被列强压着打的情况下还能顶住脊梁不至于屈服,这种坚韧,是即使控球率不及对方三分之一,即使全场无角球,即使射门数不及对方一个零头,依然坚信和把握每一次机会;只有顽强,才能在实力弱小的情况下周旋于竞争激烈的西甲联赛中,这种顽强,是不到最后一秒钟绝不轻言放弃,不到最后一个人绝不举手投降。

  新赛季以来,阿拉维斯能在开局给两大豪门下马威,正是在这种精神气质的支撑下才能实现。时隔十年重回西甲,这个联赛的对手早已不是上世纪的对手可以比拟。阿拉维斯能做的,只能是在主帅的带领最大限度的激发个人潜力。

  新任主帅佩莱格里诺是新赛季阿拉维斯出现的一大挑战。没有留任带领球队升级的功勋主帅博尔达拉斯,可见阿拉维斯队清晰的认清自己在西甲中即将遭遇的危机和挑战。因为,与博尔达拉斯相比,佩莱格里诺更善于组织球队防守。用最少的进球,拿到最多的积分,成为佩莱格里诺和阿拉维斯在新赛季里不得不接受的战略思路。

  而他们在新赛季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是来自于自身。毕竟新赛季大面积的调整球员,新引进的16名球员,以及解约的13名球员,势必会造成球队的动荡,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场次进行阵容的磨合。

  目前球队最大牌的球员,应该属30岁的中场球员马努-加西亚。上赛季莱斯特城奇迹般的夺得英超冠军后,队中威尔士中场安迪金的故事被广为传颂,他是狐狸城中唯一一位跟随球队从英甲联赛一路杀到英超的领奖台。而马努-加西亚对于阿拉维斯的意义,正如安迪金对于莱斯特城的意义。马努-加西亚从2012-13赛季起就加盟阿拉维斯队,当时球队还在西乙B中奋斗,马努-加西亚一路帮助阿拉维斯从西乙B重返西甲。首轮比赛,正是马努-加西亚的旱地拔葱,帮助阿拉维斯从马竞手中抢回一分。

  帕切科是如今这支阿拉维斯队的重要成员。出自皇马青训的帕切科在上赛季就转投阿拉维斯,是球队成功升级的功臣。上赛季他在42场比赛中实现21场零封对手,正是在他出色的状态帮助下,阿拉维斯才能有固若金汤的防线。新赛季首轮,成为帕切科自己人生中参加的第一次西甲联赛

  除此之外,夏季转会期间引进达尼埃尔-托雷斯也值得关注。达尼埃尔-托雷斯来自哥伦比亚国内球队麦德林独立队,司职后腰,有着出色的战术意识和个人能力。球队引进他,是想将他打造成球队的攻防枢纽。从新赛季以来阿拉维斯的首发阵容来看,达尼埃尔-托雷斯的场上定位确实如此。

  在阿拉维斯阵中,有很大一部分球员是来自其他西甲球队的“免签”品。比如马尔克斯-略伦特从皇家马德里租借而来,费梅尼亚是巴塞罗那青训营的产品。这些年轻又实用的球员价比极高,成为阿拉维斯新赛季主力阵容的强有力竞争者。

  只是,阿拉维斯本赛季最现实的目标依然是保级,无论是阵容厚度还是球员实力,都不能强求他们能连续打出战胜巴萨这样的超水平发挥。而且,他们会吸取上赛季巴列卡洛的教训,在西甲这个崇尚进攻的联赛里不得不采取更保守的防守策略,这也是一种识时务的权宜之计。毕竟我们从阿拉维斯的主力阵容就可一窥球队的现状依然窘迫:25岁的门德斯是新赛季免签,25岁的戴维尔森从降级的莱万特租借而来,26岁的伊拜是新赛季免签,21岁的马尔克斯-略伦特从皇马租借而来,18岁的埃尔南德斯从马德里竞技租借而来,25岁的费梅尼亚是新赛季免签。只有边卫27岁的加西亚和26岁的拉瓜迪亚,以及门将帕切科是从乙级联赛打上来的老队员。而整套主力阵容中,只有中场达尼埃尔-托雷斯和中卫亚力克西斯是转会而来,分别花费了318万和40万欧元。

  如此经济适用型的阵容,要在短时间内融合成一支有战斗力的球队,非常考验主帅的能力。1-1平马竞,2-1胜巴萨,显然佩莱格里诺已经展示了这种能力。只是赛季漫长,这支巴斯克自治区的第三种力量,还需要韬光养晦,低调潜行,在阔别十年之后首次征战顶级联赛,即便是用沉闷场面来换取积分,也未尝不可。

回顶部